365体育投注

  •                                                                                                                                                                                                                                                                                                                                                                                           English
  • ——
    365体育投注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365体育投注

    沉痛悼念中国显微外科奠基人朱家恺教授

    发布日期:2021-02-08发布人:guanliyuan


    朱家恺教授

        2月5日下午15时27分,中国共产党党员、原中山医科大学副校长、我国著名显微外科专家、医学教育家朱家恺教授,因病于广州逝世,享年90岁。    

        2月8日,朱家恺教授告别仪式在广州殡仪馆举行,医院党委骆腾书记、谢文副书记,朱家恺教授生前亲友、学生、科室同事代表等参加了告别仪式。

        骆腾书记代表医院对朱家恺教授的逝世表示沉重哀悼,并转达了中山大学陈春声书记、罗俊校长、肖海鹏常务副校长/院长的慰问和深切缅怀之情,深深怀念朱家恺教授为医院、为病人、为医学事业奉献的一生。

     

     

    在告别仪式现场,骆腾书记、谢文副书记向朱家恺教授家属表示慰问

     


    朱家恺教授病重期间,肖海鹏常务副校长/院长到病房看望,并与各学科专家、家属商讨治疗方案。

     

        不畏艰难,执着求索——中国显微外科奠基人朱家恺教授

     

        朱家恺,1931年1月出生,1982年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52年7月参加工作。曾经担任中山医科大学副校长、中山大学附属肿瘤医院院长、365体育投注副院长、《中华显微外科杂志》总编、《中国修复重建外科杂志》副总编、中华医学会显微外科学分会主任委员、中国康复医学会修复重建外科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国家科技部、教育部先进科技工作者、广东省先进工作者、广东省医学会突出贡献专家、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

        朱家恺同志长期工作在医学和医学教育战线,传承弘扬白求恩精神,为卫生事业和学校发展作出重要贡献。退休后仍关心国家、学校和医院发展,孜孜以求,积极作为。

     

     

    1947年朱家恺教授在香港华仁中学高中毕业,同年考入中山大学医学院

     

        创办我国首份显微外科专业杂志

     

        朱家恺教授17岁从香港回广州,考上了中山大学医学院,他生前常回到中山一院,从医学生到著名外科专家,每一步都走得踏实,努力奋斗让他拥有精湛医术,而真诚又让他收获了信任和支持。

     

     

    1950年代朱家恺(左三)、徐锦森(左二)查房检查病人

     

        1978年,中山一院创办了显微外科,开创了我国显微外科新篇章。创立之初,朱家恺教授动手将两个普通生物显微镜改装成手术用的显微镜,显微外科使用的医疗器械比较精细,在没有地方买的情况下,他们多次动手改装,拿眼科常用的剪子、刀、镊子,一点点地磨尖磨利,他一边学,一边做,有困难就找柯麟院长。

        朱家恺团队以骨科、显微外科和手外科研究为主,在断指再植、周围神经束间缝合与束间移植、淋巴静脉吻合治疗淋巴水肿和乳糜尿、选择性脊神经后根切断术治疗痉挛性脑瘫、MRI诊断臂丛根性撕脱等方面均走在全国前列。同时,他在周围神经修复与再生的基础研究,特别是雪旺细胞的系列研究和组织工程神经的系列研究上处于领先地位,主持人工神经移植物的研制工作。

     

     

    1983年,朱家恺教授与张涤生院士、Buncke教授在美国合影   

     

        他创办了我国第一份显微外科专业杂志《中华显微外科杂志》,该杂志在我国显微外科领域中传递科学信息、介绍科技成果、促进学术交流和推动显微外科的学科发展等起了重要作用。同时,该杂志也是我国显微外科事业发展的客观记录和历史里程碑。

     

        治好病人是他最开心的时刻


        从医70余年,把病人治好就是他最开心的时刻,曾有一名在船上被电缆割断了腿的海员让他印象深刻。当时柯麟院长说一定要想办法,把他的脚治好,朱家恺教授团队也想竭尽全力。

     

     

    朱家恺在做显微外科手术

     

        当时病人断腿的伤口处肌肉已腐烂,他们一点点地清创,然后仔细将断腿再植,细小的血管、神经一点点吻合、缝合,几乎“天衣无缝”。后来病人的脚能动了,顺利出院了。朱家恺教授团队把他送到医院门口,病人与他们告别,朱家恺教授由衷为病人感到开心。

     

        将毕生所学对学生倾囊相授


        朱家恺教授是一代宗师,他将毕生所学对学生倾囊相授,他的学生、现显微创伤手外科副主任朱庆棠教授认为,朱家恺教授对学生的关心照顾更甚于对自身利益的考虑。

        他对学生好,但是在业务上却要求非常严格,因为朱家恺教授秉持严师才能出高徒理念,只要学生做得不对就要及时纠正,不然以后会继续错,他认为自己有责任教好学生,让学生成才。


    1981年10月19-29日在武汉开教材会议时,中山医教师合照(左起:叶彼得、彭文伟、陈国桢、邝贺龄、余炳桢、朱家恺、孙家钧)

     

        朱家恺教授编写了我国第一份显微外科本科生教材,在国内率先为本科生开设了显微外科课程,一生培养了大批硕士、博士、博士后及访问学者,不少学生也成为科室骨干、硕导、博导。当年,在显微创伤外科刘小林教授接受硕士研究生面试时,朱家恺教授曾说:“显微外科的学习是一辈子艰苦路程,你应有决心走下去。”就是这句话开始了刘小林师从泰斗的人生。

        对于年轻医生,朱家恺教授曾经有着真诚寄语:“但愿后浪推前浪,把上一代未完成的事业,建设得更加辉煌!”

     

        惊闻朱家恺教授逝世的消息后,远在海外的学生、同事撰文怀念与他共事的往事——

     

        惊悉恩师朱家恺教授于昨天2月5日在广州不幸仙逝,我内心深感悲痛,遥望着东方的大洋彼岸,深深地鞠躬,向导师道别,寄予哀思!

        往事并不如烟。朱家恺和邓桂芬教授和我们半个多世纪的亦师亦友,从广州到海外,对我的教诲和鼓励都历历在目,他的良好医德、认真做学问的精神和对新科学技术的开拓热情都是在中山医里最为出众的好老师,也是柯麟院长最为看好的接班栋梁之一。

        朱家恺教授是中国显微外科之父,他的敬业精神是非常突出。数十年前,我还未到海外,文革刚结束。我常到他家求教,询问医道的入门,他津津教导:“医学的学科很多,门派也很多,开始尽可从经典的书读懂,再广博地通读各门派,外科先看德文,内科看英文,再对比来看。”

        朱教授的蝇头小字是出名的。他告诉我,每次做完手术,再晚再累,回到家中先花数分钟在脑海里像电影快速过一遍手术,然后写在读书卡上,记下要点和分类,数十年从不间断,他不止一次在两个儿子前说,如家里发生大火,首先要抢救的是这箱卡片。如同命根子。               

        我到海外多年,有三四次接待他们夫妇,他们更多是关心学术上的事情,朱教授有两次凌晨五点起床,我送他去纽约大学医院看手术的术前准备和手术过程。邓教授则专门去了解海外对弱智儿童的社会工作和课程。各人做各人的业务安排。然后一起去拜会校友同学。 

        值得一提的是,朱、邓教授是中山医最有名的恩爱夫妻。数十年,在中山医竹丝村,人们总看到他们出双入对。夜晚牵手从中山医操场回到竹丝村,清晨又从竹丝村走向学院的红楼。再后来,这位年近九十岁的退休老校长朱家恺教授在黄昏中推着在轮椅中坐着见人就点头微笑的邓桂芬教授。这两位把一生都奉献给了中国和中山医的无私学人,成了竹丝村里一道亮丽的风景线,会受到中山医人的敬仰和怀念!

        老师,您斯人已去,我们这些弟子也已年过古稀,我们将永远记住您们的人格美德和永恒的师表!

    学生郑勋华

    泣叩

      

        惊悉朱家恺医生不幸辞世,悲痛之极!朱医生是我最敬爱和尊敬的老师!我与朱医生相识于我入中山医不久,邓桂芬老师之三弟是我初高中早我一届的学长,但与我很谈得来,即使在他分配在执信女中做老师的时候,我们仍有来往。朱医生在我入学就听过他的大名,因为他是做了三年住院医生就晋升到主治医师的青年才俊。

        后来在1960年我在江门市人民医院作基层实习时,他从新会县人民医院过来江门带我们实习,我刚好轮到由他带我实习外科,因此我们有很多接触,他将在外科的临床上一些见闻都告诉我,使我眼界也扩阔了不少,我在江门市人民医院跟随他进行了一例颅脑外科手术和华枝睾堵塞胆管导致感染的手术,还有胃大部分切除手术……拓展了我的眼界,收获良多!

        外科总论时我除了跟黄承达医生为主之外,跟过朱家恺、邝公道医生亦做过手术。至1981年,我返学院办学历又见到朱医生,他告诉我他会去海外做访问学者。我抵美后,与周树勋医生过往较密,后来朱医生也与我们见面,那时邝公道夫妇也来了海外。在纽约我们有几次饮茶聚会,那时澳门镜湖医院的院长缪镇潮也和我们一起聚会。朱医生在纽约待了一段时间后就回国了。不久邓桂芬老师就来海外。那时我是在费城开店,只是与她通过电话而已。至1985年我返华时又与朱医生联络上,我到过他家拜访他夫妇,与朱医生叙旧。

        之后有几次返校参加校庆活动,与他们还有交谈。近十年则少机会见到他,但我的心永远记牵挂他。闻此噩軞,真是悲痛莫名!

        唯愿朱医生一路走好!邓桂芬老师节哀顺变,多多保重!     

    六二届周秉流

    叩拜


        深切缅怀朱家恺教授!